粉嶺禮賢會中學

殮容師的獨白

          「好好的一個女孩子,怎麼會做這種職業啊?不覺得可怕嗎?你的身上會否有股怪 味?你很奇怪耶。」每當我道出自己職業時,他人總向我投下奇異的眼光、說出令我難堪的說話。    

          我是一名殮容師。一直以來,我都很熱愛這份工作,能令遺體在人生路上的最後一 程得體、安詳地離開,這份滿足感是我在其他工作上難以獲得的。「儘管他人對我的職業抱有異樣眼光,我也不介意,只要我喜歡自己的職業就可以了!」這是我剛投身於殯儀業時的想法。

        然而,那個對工作滿腔熱忱的我,終在歲月洗禮中開始質疑自己。熱愛自己的工作,又如何?堅持多年,盼能改變身邊的人對殮容師先入為主的偏見,但終未能改變。我卻步了!或許是到了二十中旬,開始為自己的前途感到煩惱擔憂,旁人總以為殮容師收入可觀,但其實不然,加上朋友的疏離、家人的不理解,他人異樣的眼光都令我倍感受挫,亦令我開始在「夢想」與「麵包」中掙扎。我真的要放棄了嗎?真的要重新投入金融業——旁人一致認為有前途,但我並不喜歡的行業嗎?  儘管我心猿意馬,但工作時仍會保持專業,就如現在的我正接受記者訪問,解答著他對殮容師的疑問及分享我過往的一些經歷。「非常感謝你接受本周刊的採訪!這絕對是我最難忘的採訪!」記者笑道。看著他那滿足的笑容,我彷彿看見多年前剛投身殮容師時,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自己。 我看著他,問道:「當記者很舒適吧?坐在辦公室寫新聞稿,偶爾採訪他人,一天的工作就完了。」

        他的笑容凝住,並皺起眉頭道:「你為何會這樣想呢?當記者怎會是你想的這麼輕鬆容易啊!除了採訪前要作充分了解及準備、寫新聞稿、採訪外,我們還要為趕及早上能印刷報章而加班至深夜,一遇到突發情況如車禍、颱風時,即使是深夜都要立刻告知公眾。有時候寫了一篇自己滿意的新聞稿,最後卻會被上司否決掉,你能想像有多失望嗎?更甚的是,一旦他國出現疫情、社會動盪時,還可能會被上司派往當地採訪,在惡劣環境下仍要保持冷靜,為求將最真實的資訊告知公眾,這就是記者。所以啊,我是非常喜歡和欣賞記者這份工作的!」說著說著,他由皺著眉慢慢重拾笑容,眼裡的光芒、他不自覺上揚的嘴角,一一都在告訴我:他很喜歡他的工作。

        我追問道:「既然當記者這麼累,挑戰這麼多,你為何仍堅持、不放棄?沒考慮轉職嗎?」他笑得燦爛,道:「為何要放棄?這是我熱愛的工作,累又如何?何況各行各業都會有挑戰啊!怎會因小小的挑戰就輕易放棄?就如金融會計行業工作繁複、壓力大,會有工作內容的挑戰。又如殯儀業會受他人忌諱,是個人內心心境上的挑戰。既然有挑戰,就克服它啊!因它而轉職,到最後仍可能會在其他行業上遇到同樣的挑戰,難道又要因它而轉職嗎?還有,我相信只要我努力,終會出人頭地,成為眾人皆知的記者!」

        我被他樂觀的態度震懾了,他說的沒錯,既然各行各業皆會面對挑戰,又何必為逃避一時的挑戰而轉職?我們都太容易陷於世俗的眼光中,越陷越深,繼而對自己的職業感到自卑,開始產生「倒不如順應社會標準,找一份安穩、頗有前途的工作算了吧」的念頭,但其實無懼挑戰並克服它才是最直接的解決方法啊!我深知當殮容師最大的挑戰並非自己的技術高超與否,而是能否承受他人的眼光,內心的心境才是我最大的挑戰。我頓然醒覺,我想,在「夢想」與「麵包」之間,我已懂得作出抉擇了。

        記者離開後,我打開化妝箱,繼續我的工作。

我要投票

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