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保羅男女中學

親情戶口的儲蓄

       他第一次光顧我的店舖。


       遠看,他是一個典型的年輕富豪,筆直的西裝,金閃閃的腕錶,名牌皮鞋。但是當他走近櫃檯時,我看見他臉上眼睛深凹、皺紋連連,紅絲滿布眼睛,嘴唇乾涸得像沙漠。一臉憂愁,像是得了大病,或是被金錢吞噬了靈魂、只剩下皮囊。


       他凑近,輕咳兩聲,問:「是『找換店』嗎?」


       「是。」


       他側頭沉思一下,再一字一字地吐出來:「我想『找換』孩子的親情。我願意支付三億元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你跟孩子怎麼了?」


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看我,低聲說:「都是自找的,自他出生以後,我正一直埋首事業,賺了很多錢,卻沒有跟孩子一起開心地共聚天倫。孩子跟我愈來愈疏離,他現在患了重病……也許會不久於人世,我只想彌補對他的虧欠,和換回錯過了的時間。」


       我輕嘆一聲,人總是有遺憾的,我這『找換店』正是為了而存在。不過,我苦笑:「先生,對不起。有些事情,包括親情,是小店『找換』不到的。」


       「甚麼?」他猛然一吼,大聲道:「小姐,是否要抬價?老實說出開價吧。」他那雙毫無神氣的眼睛訴說着他心裏的不解:「哪有事情是金錢解決不到?家財滿貫就心想事成。」


       我搖頭。


       他像是崩潰了,頹喪地跌倒椅子上。「家財滿貫,其實一無所有。」我默認。被擊倒的巨人,被攻陷的心靈。他默然,心有不甘。


       「你自己看吧。」我一揚手,他便迷迷糊糊地倒在地上。待他醒來,他看見了五年前的自己。他坐在沙發上,心滿意足地看著手機螢幕顯示的儲蓄進帳──三億。

       「爸爸,你答應了假期便跟我玩,這天是假期……可以嗎?」兒子湊近,跪在爸爸腳前。


       「下去,大人很忙,改天吧!」他煩躁地回應。


       「叮叮!」他望望手機,它正顯示戶口失去了三十萬元。


       他大惑不解,「發生了甚麼事?投資失誤了?」


       我淡淡地說:「儲蓄不一定是指我們看得見的財富戶口,也是指你跟身邊人,尤其是親人的『親情戶口』。它更珍貴,更要好好管理,但許多人都視而不見或忽略了。你愛他們一點,親情戶口就多儲一點,還有可觀的利息;反而,你忽略或傷害他們,親情戶口就倒扣一點,虧蝕也可是幾何級數遞增。現在太多人只埋頭財富戶口的進帳,親情戶口倒在不停虧損。或者像你,以為總有一天、一次性大額儲蓄便可以了,但親情戶口的『投資機遇』是點點滴滴,聚沙成塔的,也不是你自己能『製造』出來的。像你現在,想在『親情戶口』儲蓄也為時已晚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他微微一恍,黯然神傷。「還有餘額嗎?」


       「負數了。」


       他低下頭,金錶滑落地上。看著他的背影逐漸變小,我彷彿聽到他哭說:「我不要這些財富了……我寧可不要了……」

我要投票

2